您所在的位置:智慧医疗>正文

乌镇那些饭局里,跟医疗关系最密切的可能是百度CEO李彦宏

聚行业--智慧医疗 tech.ifeng.com   作者: 胖九  2017-12-06 12:25

智慧医疗-全文略读:其中政策的改革创新,比如将审批周期从37个月缩短至22个月等,无疑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。说了这么多药改,其实想说的意思是,如果在医疗领域的关键环节改革上取得突破,如今看上去娇弱的社会办医、风雨飘摇的互联网医疗或许真的也可以出现另一番局面...

 

智慧医疗--乌镇那些饭局里,跟医疗关系最密切的可能是百度CEO李彦宏

 

丁磊饭局、东兴局、姚劲波私密局,都没有互联网医疗公司的创始人出现。我挨着人头数了一遍,百度CEO李彦宏可能是跟医疗关系最密切的了。尴尬……

 

其实那些饭局上并不都是“大佬”,滴滴程维、58姚劲波、新美大王兴、摩拜王晓峰、快手宿华、知乎周源、唱吧陈华等,都是最近这些年成长起来的年轻企业家。

 

可是,为什么几乎与这些企业同步成长起来的互联网+医疗领域里,却没有同等级别的企业脱颖而出?什么都不能干,怎么成长?

 

互联网与医疗结合最爽的应用场景是什么?用户遇到身体不舒服的时候,拿起手机就能找到靠谱的医生进行咨询,咨询完了有保险支付,需要开药可以直接在手机上买药。

 

几乎所有的互联网医疗创业公司诞生之初,都心怀这样一个梦想。但他们都无法实现,只能为了生存半路改道。

 

无论是医生在线诊断还是线上出售处方药,实现的可能性都微乎其微。尽管目前还没有正式的政策法规,但主管部门的否定态度在征求意见稿中已经非常明确。

 

于是,一度受到各方看好的互联网医院和医药电商,瞬间被打入冷宫。

 

主管部门在政策上的“容让”,就可以真的成就几个独角兽吗?当然可以,举一个典型的例子:23andme。

 

如今风光无限的23andme在2013年几乎葬送FDA之手。受FDA压力,当时23andme几乎砍掉了所有所有基因检测服务,只保留了血统检测。

 

当然,23andme在这之后付出了艰苦的努力。而FDA也终于逐步放手,2015年批准了23andme的布鲁姆综合征检测服务,2017年4月批准了包括帕金森和阿尔兹海默等在内的10种遗传疾病的检测服务。

 

5个月之后,23andme完成2.5亿美金融资,估值10亿美金。23andme也将服务客户的目标上调至1000万。

 

可能你还是觉得这个数字没什么,但不要忘了这仅仅是11种疾病测序服务获批之后的估值。由此可见,在医疗领域,监管的容让对创新企业的成长实在太重要了。医疗里不是没有“大佬”

 

显然,我们没有给予互联网医疗足够的容让。不能诊断、不能卖药,空剩一张互联网,挤兑的微信、支付宝都只能预约挂号、诊间缴费这种无聊的事情。

 

本来一帮充满创新热情的年轻人,最后只能去苦逼该医院、建诊所,还得微笑着安慰自己,“我这是服务闭环”。当然,经纬的张颖说公司必须做重才有护城河。但在医疗里,你以为你做重你就有机会了吗?

 

燕郊的燕达医院,在天上掉下来京津冀一体化这个政策大馅饼之前,空空荡荡了许多年不为人知。一年烧掉的钱,够好多基金的总规模了。难道做两家诊所,就要重资产了吗?

 

那医疗里没有成功商业化的吗?当然有,莆田系。莆田系毫无疑问是改革开放四十年里,医疗领域商业化最成功的案例。因为他们可以不顾患者生命健康,没有底线,坑蒙拐骗。

 

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明白和讲出其中的道理。当一个领域过度管制的时候,只有那些旁门左道可以在其中生存下来,也就是所谓劣币驱逐良币。药改为医改做出榜样

 

这里的药改指的是药品审评、审批制度改革,以及一致性评价等内容在内的药品领域改革措施。

 

原来中国药企口碑是不咋地的,创新能力不行,仿制得都一塌糊涂,新药审批更是堵跟北京晚高峰的二环路一样。但这两年政策转向后,起码中国药企已经在资本市场上赢得了高度关注。

 

据麦肯锡统计,目前中国正在研发的新药约800中,而2012年只有240种。800种新药中80%处于临床三期,而且有四分之一的临床试验是在国外做的。中国药企正在从每年对新药市场仅4%的贡献率,转变为拥有全球野心。

 

上海泽生的抗心衰药物正在美国准备临床三期的试验,而他们近期刚刚完成7600万美元融资。而今年9月,在纳斯达克上市的百济神州将他们的一款抗癌药物以2.63亿美元的价格卖给美国公司,创造中国药企迄今为止最大的海外授权交易。

 

无论是一级市场还是二级市场的投资者,都对中国药企表现出了极大地热情。

 

据麦肯锡统计,中国生物科技公司过去一年在上始终筹集了28亿美金;而据ChinaBio称,仅2017年上半年,中国的创业药企从投资人手里创纪录的拿到了30亿美金。

 

曾经的国内医药市场小散乱,而如今全球投资者都在押注中国药企。其中政策的改革创新,比如将审批周期从37个月缩短至22个月等,无疑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。

 

说了这么多药改,其实想说的意思是,如果在医疗领域的关键环节改革上取得突破,如今看上去娇弱的社会办医、风雨飘摇的互联网医疗或许真的也可以出现另一番局面。好文钦佩喜欢泪奔可爱思考

 

84
标签: